36选7基本走势图|36选7开奖结果
主頁 > 生活廣角 >

話說我畫“鄭和七下西洋

【字體大小】 [] [] []2017-10-23 11:34 文章來源: 鶴風堂 作者:阿里雷公

《和平使者——鄭和》為什么這幅畫的名字叫“和平使者”?歷史事實就是如此,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蒂爾和印度尼西亞總理哈比比及兩國副總理,都不止一次在他們的講話中強調“是鄭和給我們帶來了和平的宗教——伊斯蘭教,是他讓這蠻荒的海島上的族群600多年前就有了人類文明的精神和發展的方向。”

 

 

我最近網購了幾本歷史上中東穆斯林撰寫的中國游記題材的書,一本是阿拉伯人在我國大唐盛世時根據他的見聞寫成的游記,一本是伊朗賽義德.阿里.阿克巴爾著述的《中國紀行》——波斯人眼中的大明王朝(2016年版本,此前1986年曾作為學術研究著作在國內第一次出版過),雖然作者的身份沒有記錄他的出處,各國學者還有這樣那樣的猜想,包括伊朗當代學者從伊朗的歷史和習俗方面推斷此書是阿里.阿克巴爾在中國生活過的父親所著述,但書中以身臨其境的語言和手法詳細描述了作者在中國的所見所聞,大家一致認同此書重要的歷史價值,該書成于1516年用波斯語著成獻給當時的土耳其帝國蘇萊曼大帝,該書曾以土耳其語譯著手抄本藏于伊斯坦布爾托普卡普皇宮,1582年、1760年、1836年、1854年1967年、1969年和1978年為世界各國所重視,在上述的很多時間段曾多次被手抄和刻板譯成德文和英文等文字出版。尤其是19世紀以前是西方羨慕東方的中國而進行研究除馬可波羅對中國的著述之外的一部重要著作。我國的學者是1985年才有幸研究翻譯并第一次出版此書的,書中選錄了作者的波斯文手抄稿影印、德國東方學者保爾.卡萊、英國學者李約瑟和中國學者季羨林先生的不同版本的序言。季羨林先生高度評價這本書:非常值得重視,非常重要的書。他完全可以同《.馬可波羅游記》相媲美,先后輝映,照亮了中西方文化交流的道路。這部書是寫于鄭和下西洋的歷史時間段之后,也是瓦剌部落打敗明朝大軍并俘虜了英宗的“土木之變”之后。也正是大明王朝由盛轉衰的轉折點時期。但書中仍可從這位旁觀者眼中見證中國的地理、軍事、宗教、倉庫、皇帝、宮廷、監獄、節日、教坊、妓女、醫療、立法、學校、外國使節和僑民、農業、貨幣、法律、劇場等等,各方面的情況,是了解中國歷史上各方面和各界與百姓生活,及其細致和真實的百科全書。季羨林先生還寫道:“17、18世紀中國在西方人的心目中是天才的民族,偉大的民族,有高度文明的民族。殖民者在一百年前入侵中國時,見到了中國很多落后的東西,這個時候覺得中國人不成了,中國人成了有色人種,成了劣等民族。到今天依然有些西方人另眼看待中國人。”從這個角度講我為大明朝自豪,更為那個時代出現的世界航海家、我們中國的穆斯林鄭和大人驕傲。

 

 

書中也引述了鄧小平的講話:“現在任何國家要發達起來,閉關鎖國都不可能,我們吃過這個苦頭,我們的老祖宗吃過這個苦頭,恐怕明成祖的時候,鄭和下西洋還算是開放的。明成祖死后,明朝逐漸衰落了,中國被侵略了——如果說從明朝中葉算起,到鴉片戰爭,有三百年閉關自守,把中國搞的貧窮落后,愚昧無知。”

由此可以看出鄭和七下西洋在明成祖朱棣的大力支持下得以順利進行, 那時期不惜大量國力支撐事業的規模之巨,歷史意義之重大。而今的“一帶一路”方略也證明歷史上鄭和下西洋的歷史意義深遠和重大,所以今天回過頭來再看我自己所創作的《和平使者——鄭和》,也是2004年馬來西亞華人友好團體給我的一次歷史性的機會,應該再次感謝馬來西亞的華人朋友們。

2004年的6月份,馬來西亞中央藝術研究院院長鄭浩千先生從馬來西亞打來電話,他是我當年第一次去馬來西亞的時候,由我的老鄉著名書法家劉炳森先生介紹我去見他且認識的。電話里鄭浩千先生跟我說,馬來西亞的一個華人團體成立了一個“紀念鄭和下西洋600年組委會”要在2004年9月1日紀念鄭和下西洋600年并推薦我,跟我說能不能創作一幅鄭和下西洋內容的畫,我說可以,他說7月初馬來西亞的幾位朋友來北京見你,一個星期起個草稿,請他們看后討論如果可以你就繼續畫,9月1日你帶著畫來吉隆坡展覽,放下電話我就開始了準備工作。

這樣7月上旬他們來到北京住在王府飯店,一行五六個人非常重視這個事,約我帶上《和平使者——鄭和》的草圖過去一同研究定稿,他們看了草稿以后覺得很滿意,還特意提醒凡是有中文的題目和文字的地方,一定要有阿拉伯文。可見他們雖然是馬來西亞的華人,還是特別尊重中國的鄭和大人和穆斯林的。就這么樣,也沒搞什么書面約定,就這么決定畫了。

他們走后我就拼了命了,因為畫完了以后9月1號要帶到吉隆坡去,還要考慮完成作品后給裝裱的師傅留有時間,將近一丈二的尺寸,日日夜夜,完了我的頭發就嘩嘩的掉啊!你們看我現在腦袋奔兒禿吧,胡子也白得像棉花,那黑顏色早都跑到畫上面去了。這樣,我設計整幅畫面并在左右各設計出六個光子(小的畫面局部),我們搞瓷器叫光子就是別處都是圖案,像窗子的那個位置可畫山水、花鳥和人物等等。

第一個圓光子……還得說在落款的時候人家提出來了,一定要用阿拉伯語文,有中文還要有阿拉伯文,連查找資料都需要一段時間。我在心里多年前就留意了鄭和這位歷史人物,這位我們回族人的驕傲。我請海淀清真寺的王吉惠阿訇每一幅畫內容都根據我的中文意思翻譯了阿拉伯文。

大家都知道,公元1405年鄭和在明成祖朱棣皇帝的支持下,率領兩萬人和兩百多條艦船開始了人類歷史上史無前例下西洋的壯舉,經歷無數艱難險阻至1433年鄭和73歲在海上歸真(去世),歷時28年,揚我中華大明朝的國威于海外,與眾多國家建立了友好關系,為維護海上的航行秩序,保護商貿的航路暢通,為與亞非各國之間的和平交往及貿易通商,做出了巨大的貢獻。雖然時空已經轉換了600多年,可他那壯舉是世界了解中國,也讓中國了解了世界的大航海事跡早已載入世界人類歷史。馬來西亞的華人自那個時代起就一直崇敬鄭和,他們說是鄭和把伊斯蘭教傳到了馬來西亞,一部分其他信仰的馬來人還用修建了鄭和廟等形式紀念他。所以,作為中國的穆斯林藝術家,我有責任用繪畫的方式描繪歌頌鄭和和他下西洋歷史的豐功偉績。

要知道,這么短的時間創作那么大的畫是有難度的,根據通過小草稿的各個局部小畫幅的內容,我用各種手段找到盡量和歷史相接近的素材,一一把草稿放大完成。

 

《授命于天》

第一個叫《授命于天》,描寫鄭和從皇宮紫禁城的太和殿接了皇帝的圣旨下來,朝氣蓬勃滿懷信心的英姿勃發,咱們可以往后翻,有局部。七下西洋我節選了用他正年富力強、年輕的時候,青春英俊那么一個形象來畫他。《授命于天》,取了圣旨,拿了皇帝的封官印信,還有尚方寶劍。我畫這么多年的中國畫,我就感覺我的線條和這種白描淡彩的表現手法,在這里應用得是最成功。最成功的就是這六幅小畫,線條的瀟灑流暢,人物形象比例協調,靈動自然表情豐富。后邊是太和殿,殿下那些武士拿著各式兵器在那給皇帝站崗,再往上還有太監拿著拂塵,雖然很簡單,就是線條的,淡彩的,但是比較高雅。線條也證明了我的功力,這是最理想不過的效果了。我這里起這個小題目《受命于天》有雙重的意思和意義,第一作為穆斯林,他接受國家的使命就是領受了他信仰的獨一無二的真主安拉的使命,即天命。第二,中國習慣,皇帝以天子自稱,他經常在百姓和大臣面前以奉天承運的面目出現,鄭和接受皇帝授予的使命自然也是“受命于天”。

 

馬來結誼

第二個情節叫《馬來結誼》。在馬六甲一個近二萬七千多人那么龐大的艦隊,240多條船要補給,在茫茫的大海上首先要搞一個基地躲避風浪和補給的地方,所以在馬來西亞要與那里的住民和平共處,就要結義馬來《馬來結誼》鄭和他們不是去占領的,不是去駐軍侵略,不是去殖民的,為什么馬來西亞這么多年崇敬他,還給他建廟,在馬六甲建鄭和博物館?他是穆斯林但還是給他建了廟,就因為他是一個和平的使者。我設計了在這個熱帶島國,從宗主國來了大隊人馬給他們帶來了他們所沒見過的中國的物產和中國皇帝的賞賜,能不高興嗎?所以載歌載舞歡迎上國來使。這跳舞的資料來之不易,當時沒有電腦,我從附近部隊首長朋友那里借來的筆記本電腦才得以順利使用資料。

 

《印度換禮》

兩萬多人的龐大的船隊里邊即帶了阿訇,自己最忠誠的隨從、搭檔,為了方便與各國各界交往,同時也肯定帶有和尚或者還有祆教和道教等教徒。到了印度,這幅畫叫《印度換禮》,看這樣的威儀,多么的威武!輪羅傘蓋,傘蓋后面的武士、隨從跟著,前邊自己的和尚跟印度那兒的比丘寒暄交換禮物。怎么更能突出是印度呢?畫個漂亮的大象,后邊還有菩提樹,所以畫面上的很多有用的東西都是經過精心的思考挑選設置的,不是可有可無的,更不是胡畫胡來胡涂亂抹的,這些雖不是政史也不能胡編亂造,有的研究中國的外國專家看到我贈給北大外國語學院的這兩幅畫。既看了張騫也看了鄭和,尤其是看了鄭和大人的船,說:這個是中國的,畫的好。有些人畫的鄭和用的是歐洲的船,那個不對!人家懂行的,先第一眼看你的船。這船畫對了,衣服帽子玉佩和身上的圖案畫對了,心里踏實,這是在歌頌祖先,弘揚我中華自古就主張和奉行和平的大國精神。

 

《東非傳道》

再往下,應該說考古的發現說明他也到過非洲,而且中央電視臺報道的時候好像非洲還有他船隊里留下人員的后裔,這幅畫叫《東非傳道》。傳什么道啊?還是宣傳中華大國和平的精神,宣傳我華夏文明,傳播先進的生產方式和技術,給他們帶去鐵器工具和農具,給他們講怎么耕作,這是我想象的, 我覺得當時鄭和肯定也是這么做了。和平使者嘛要傳播先進的東西。后邊那個泥吧建造的清真寺(麥斯吉德),這是非洲的現存最古老的清真寺,她好像也是世界級文化遺產。

 

《波斯敘舊》

這個《波斯敘舊》,剛才我們看了《張騫出使西域》,那個時候已經溝通了絲綢之路,到了鄭和再去的時候可不就是敘舊去了嘛,都是老朋友了嘛。我的一個伊朗朋友說,他記得看資料是最后一次鄭和七十多歲的時候再去沙特麥加,實際有些歷史研究說他為什么七下西洋?在很大程度上他有一部分任務是代替皇帝朝覲。只是因為作為朱元璋和他的很多開國的回族功臣都信仰伊斯蘭教,為了朝廷和政權,他們有意或無意隱去了自己的身份。伊朗朋友在談到我的“鄭和下西洋”的繪畫作品時,尤其是提到鄭和去過沙特時,說鄭和這一次是七十多歲時候最后一次他去朝覲,計劃去麥加但是在波斯灣那兒遇到了壞天氣,風浪特大,結果就在伊朗停留下來,住了一個月左右,等天氣好了,他就第七次也是最后一次去了麥加。在回去的路上就因病歸真(逝世)了。

 

《朝臣赴命》

國際上有過多次關于”鄭和七下西洋的研討會“,也有大量的有關鄭和的研究學術論文和成果;尤其是臺灣著名學者白先勇先生也有很多學術研究論文,他有很多根據考證后的論文發表,國內也不乏鄭和事跡研究的專家和成果。.最后這幅小畫是表現鄭和去了麥加朝覲。這一幅小畫就是《和平使者——鄭和》之《朝臣赴命》。

《朝臣赴命》,赴的誰的命啊?皇上的命,國家的使命,安拉的命。

好,咱們知道鄭和是云南人,出身于回族官宦之望族,先祖乃是赫赫有名開疆擴土,治理蒼山洱海和開化建設云南,并造福云南人民的元朝初年的封疆大吏、首任云南平章政事賽典赤瞻思丁大人,鄭和祖父曾是云南的平章政事即省長,名叫馬哈之(去麥加朝過覲的人都叫哈志或哈吉),他自然是穆斯林。鄭和原名叫馬和,乳名三寶,元末朱元璋攻打和占領云南后,殺了反抗他們的元朝的官民馬三寶全家,唯獨留下了可愛的少年馬三寶,后來朱元璋把12歲的馬三寶這個可愛的少年留在帳下,變為太監。后轉贈給了燕王朱棣,在宮廷內斗和戰亂中逐漸成長起來的馬三寶,成長為一名忠勇剽悍武藝高強勇士,且在“靖難之役”鄭村壩一役中,使朱棣轉危為安,成為救駕有功的心腹和忠臣。特賜馬和“鄭”姓以賞其功,遂呼鄭和。

有句俗語說:元代回回遍天下,那么幫蒙元管理國家的西來的穆斯林,幫他們建造了元大都城和故宮、(明故宮是在元的基礎上南移而城)天文臺、歷法、回回醫藥等等都隨穆斯林入土中原,中國的瓷器、絲綢和大量各門類物產運到中亞、西亞、非洲和歐洲,隨元朝版圖的擴張而隨海上和陸路絲綢之路傳至四方。

 

 

到了明朝開國之時,明太祖朱元璋在常玉春、胡大海、蘭玉等十余回回大將的扶佐下,力壓群雄,推翻元朝,1368年建都南京。此后是靖難之變,明成祖朱棣登基遷都北京。北京才有了文革前的四九城,有了故宮紫禁城,有了十三陵,有了天壇、地壇、先農壇,盧溝橋和朝宗橋,……這時候中國的各種宗教和信仰的廟宇最多,還有什么最多呢?清真寺——北京叫禮拜寺。明太祖朱元璋敕建南京皇家凈覺寺,那里的確有皇家氣派。太祖還給后世留有親筆御書贊美伊斯蘭和穆罕默德圣人的“至圣百字贊”。現在很多清真寺還奉此圣旨懸掛或刻字于醒目之處。明朝過去600多年,還為我們留下了明長城,宣德爐、景泰藍、成化瓷(包括明清花)等等歷史遺存。而鄭和七下西洋,即是在明朝江山穩固,國力強盛的情況下進行的人類歷史上的壯舉。

那么鄭和為了什么下西洋呢?學界歷來就有幾種說法,太祖朱元璋立法封疆(封海封路不通商),成祖大膽破制,出大力造大小船二百四十余條,派人兩萬七千多,并攜帶寶物給養,不為通商為什么?一說為尋找小皇帝朱允炆。還說是從斯里蘭卡“迎回”兩顆佛舍利,一種說法叫“朝貢貿易”。還有一種回族學者專家的說法是“代替皇帝到麥加朝覲”。我很贊成后一種說法。后一種說法還有北大文學院臺灣學者、客座教授白崇禧之后(回族)白先勇先生有大量經史料研究所發表過的文章,證明朱明王朝皇室信奉伊斯蘭教,鄭和下西洋是代皇家朝覲,如果不是如此,為何自永樂三年,即公元1405年至明正統11年即1433年鄭和去世前為止,前后歷時27年花費巨大的人力財力不為通商而七下西洋啊?

我曾見過資料,對鄭和下西洋屢次有大批朝臣反對而上奏苦諫,并不乏以命諫死于朝堂之上者。然皇家不為所動,鄭和在七下西洋過程中,漸次留下大量的航海、氣象、輿圖和異域風土的大量珍貴文史資料,自知其身后必為反對者所毀。據傳曾將部分要領刻于碑石埋入地下存之。結果確是如此,鄭和去世之后,船和所有與鄭和下西洋相關資料完全被失蹤了,我們基本在明朝官方的史料中很難找到星星點點痕跡。那么為什么朱明王朝的皇帝自己信仰真主真主,不去公開主張和全民共享呢?他們知己知彼啊!深知這塊土地崇奉了兩千年儒釋道的臣民,如果讓他們不吃不喝不玩不樂,不去朝拜習慣了的那些他們自己樹立起來的偶像,必定會推翻他們。所以他們奉行了一條實用主義的兩條腿走路的方略。即在一般情況下在朝堂和公開的場 所,他們可以信奉釋迦摩尼和儒道,在自己私家悄悄的,安靜踏實地去信仰真主安拉。這一點我們可以從500多年前旁觀者的波斯人阿里·阿克巴爾所著《中國紀行》中得到歷史見證,從他描寫的場景和生動故事中得到驗證。

 

 

我們先簡單說說明朝沿海倭寇海患與鄭和下西洋近乎存在的隱性佐證的關系,很多歷史事件當朝的正史很少有像太史公司馬遷那樣的膽略稟實記事,明史之中在記述“抗擊倭寇海盜”方面,就未曾據實記載,比如明嘉靖年間,派朱紈領精兵兩千,夜襲“倭寇”盤踞的雙嶼島,現在披露那里只有極少幾個日本人,有三分之一西班牙人,剩下皆為中國人,而且他們不管是否中外人士,多與海外貿易經商有關。而當時雙嶼已被經營成似后世之香港和當年的上海灘之貿易繁榮之地,這個情形與當地官民或明或暗參與有直接關聯。雙嶼突然在一個雨夜迅速剿滅“倭寇”,所繳獲船只皆沉毀阻死雙嶼島之咽喉,大捷直奏朝廷之日,也就是閩浙沿海“倭寇”蜂擁燎原而起之時,結果這名剿倭功臣因“點燃倭患”罪自殺。而連綿沿海數十年的倭寇之患烽煙四起,實為封疆封海禁止貿易的“假倭寇”,真邊民與朝廷在爭取海上貿易之間的貓鼠游戲。自此明朝開始了因海患漸漸衰落的進程,這也旁證了鄭和下西洋為“朝貢貿易”之說的證據難以確立。

再者說當時是倭寇屢犯海疆,實則日本國內正處在戰國爭雄亂世,且他們沒有建造大船的實力,還有季風左右。唯有兩撥來華朝貢使團也是因為搭載了大明民間的商船,才得以來華登陸,又因兩撥日本朝貢者爭搶朝貢資格而火拼,惹怒朝廷,遷怒日本“倭寇”。

在《中國紀行》第二章,中國人的宗教和信仰,阿里·阿克巴爾寫到,“中國皇帝認為自己是釋迦摩尼的信徒,這是他信仰唯一的真主。他稱釋迦摩牟尼為先知,稱穆罕默德為圣人,即最好的人。”

 

 

“他們在皇帝內宮里立有人類首領,至高無尚的主的雕像。雕像上鑲有各種寶石——當人們走到像前,這個像就舉起雙手,好像在祈靈。這是一幅寓言式的像——皇帝在吉日里總要到上述的房子里,叩首朝拜,表示崇敬,并照他自己的習慣在雕像前安排誦經儀式,舉行宴會。”這是描寫明朝皇帝公開場合的信仰表現,隨后,阿里·阿克巴爾在其后的“附章”中寫出皇帝每年出宮的情況。其中寫到:“在汗八里(作者對北京的稱呼,十三世紀意大利的著名基督教旅行者鄂多立克的《東游記》里也稱北京為“汗八里”,這顯然還在沿用元朝時對北京的稱呼)的郊區,中國皇帝建造了一座清真寺[此書譯著之父張星火良先生曾在1936年因翻譯該書而考察過,書中所述即北京牛街清真寺(現稱禮拜寺)],主要作為自己祈禱之地,(阿里·阿克巴爾有點主觀了,禮拜寺一般都是為穆斯林大眾叩拜真主而建,況且牛街禮拜寺建于遼代圣宗966年,明成化十年(1474年)奉敕賜名“禮拜寺”。)每年對犯人處決斬首前,皇帝都要來到這座清真寺。這里沒有什么神像,在朝麥加方向的墻上刻有《古蘭經》文和真主的名字,有阿拉伯文和中文解釋。”

“在他要去清真寺禮拜時,幾天前就先行把齋。還在齋戒期中,他就乘坐轎子前往。幾千名士兵在前列,他們全副武裝,披甲戴盔,利劍出鞘,置于肩上[成行的大象拉著彩車]。轎車用彩緞裝飾,彩轎的左右有上千樂手,奏著美妙而奇特的樂器,皇帝在樂手們的圍簇下,讓那些經挑選的高貴轎夫抬著前行……在這些侍從中,有兩位穆斯林太監騎著高頭大馬,走在皇座的前面引路,這表示對穆斯林極端的崇敬和尊重。其他顯貴和大臣們都是步行的,大約有四千名普通衛兵,身材高大,魁梧非常,他們都身穿鎧甲,胸披金衣,頭戴鑲有寶石的盔帽。他們從頭到腳都護以鋼鐵,佩戴全副武器走在皇座的前面,嚴肅而動人。另一千人帶著狼牙棒,肩扛鬼頭刀,走在皇座的后面。皇座的左右還各有一千人,特別精壯,他們舉著彩旗,旗桿頂上有五顏六色的燈籠。中國皇帝如此聲勢浩大的行動,都是為了去清真寺禮拜。他走出轎子,脫下鞋帽,光頭赤腳地在清真寺前,向萬能的主叩拜……

他從門檻上抬起頭來,走進清真寺,在真主的名字下低下頭來,用中國話表示問好后,面向著《古蘭經》,把右腳放在左腳上(這里原來寫的是腿,因為翻譯者可能不了解穆斯林禮拜的動作而右腿壓著左腿,人是不能動的了),單腿站立,悲痛地哭了起來。

他哭著說:我的主啊!你是萬能的,無所不知,無所不見。你使我成為萬民之主,你賦予我生殺之權,我竭盡全力,小心謹慎,履行我的職責,我的所作所為,你全知道。

中國皇帝在那清真寺里,一遍遍地重復上面的這些話,顯得十分真誠地和苦苦哀求地祈禱,他長時間的哭泣,從清晨到夜幕降臨,不時發出陣陣令人心碎的嚎哭聲。天黑以后,他更是匍伏在地,嚎哭不止。悲慟之情無以復加,直到黎明。清晨過后,他從寺中走出,身上精疲力盡。精神上的痛苦使王位在他眼里顯得十分低下,榮華富貴也顯得無關緊要。

當他走出來時,極端虛弱。他開了齋戒,登轎回宮。盛況和來時一樣壯麗……”

這一章里,阿里·阿克巴爾還寫了一則“‘故事‘,大臣們向皇帝稟報,有幾千定居的穆斯林混雜在人民的中間,有如麥田里叢生的雜草,無法把他們分清了。不該把他們清出去嗎?而且不該給他們經濟上的援助。皇帝作了三個回答:一、我們父輩沒有管過這些事,我們怎好管呢?二、我們只管他們的外部事務,何以能干涉他們的內心事務?三、如果我們運氣好,我們也會成為穆斯林。

 

004年9月,在馬來西亞參加“紀念鄭和下西洋600年”展

從皇帝的某些行動看,他已經轉變成信奉伊斯蘭了,然而他由于害怕喪失權利,他們不敢對此公開宣布。這是由于他的國家的風俗和法規決定的。

根據中國的法律,如果有一批從外國來的人聲稱已經得到皇帝的許可,愿意定居下來,就可以成為永久居民。僅僅鞏昌府一地(張星火良先生注:譯名“鞏昌府”Gunjanfu可能是京兆府,即今西安。)據說當時就有三萬定居穆斯林。不論什么人來中國定居,中國人對他們都不收稅;相反,朝廷還給他們職務和薪俸。

中國皇帝在汗八里(即北京)為穆斯林建造了四座清真寺。中國境內共有九十座清真寺,都是政府為穆斯林建造的,每個部族都有自己的標幟和政府設立的禮拜處所。”

從阿里·阿克巴爾的敘述我們看到了明代皇帝所言、所行,以及他對待伊斯蘭教和穆斯林寬容的態度與胸襟,縱觀中國歷史,尤其是中國穆斯林發展史,自唐朝以來穆斯林從藩客入中原到元朝后形成回回民族,其間發展最順利和修建清真寺最多,當屬大明王朝。雖然農民出身的明太祖朱元璋,頒部封疆封海,“片板不得出海”,敕令:回回不得再用胡語,胡名,著胡服,不得與胡族內通婚,當與漢族等通婚一系列排斥政策,閉關鎖國和限制穆斯林(懼怕幫助他打下天之,這些穆斯林功臣水可載舟,亦可履舟)。但從他內心敬畏與懼怕大能造化主的懲罰,遂御筆親書“至圣百字贊”和敕建建康(南京)穆斯林禮拜的凈覺寺。之后的成祖朱棣開始的鄭和七下西洋等的事跡史實,加之阿里·阿克巴爾的《中國紀行》佐證。中國的大明皇室和中國穆斯林與西域就沒有割斷過歷史的淵源,也與海上和陸上絲綢之路,沒有割斷過文明的交往,而且把中國的伊斯蘭文明和中華文明傳到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且生根發展至今。同時在鄭和七下西洋的過程中,宏揚了中華大明王朝的國威與禮儀文明,影響深遠,深入人心,至今為東南亞、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和阿拉伯與非洲等國家所記載及懷念。

 

2004年9月,在馬來西亞參加“紀念鄭和下西洋600年”展

明朝永樂年間,明成祖朱棣和波斯皇帝帖木兒及其他的繼承人沙哈魯與諸位繼承人互派使者的正史《明史》和《明實錄》生動記載了兩國友好歷史,自公元1370年始,明朝派往伊朗和西域各國的使團達10次。波斯皇帝帖木兒皇帝的繼承人沙哈魯皇帝及其諸王公,在公元1419年11月也遣使510人的龐大使團到中國北京,覲見明成祖朱棣。隨團使者之副使既是伊朗畫師蓋耶蘇特丁.那哈昔奉皇帝命對出使情況做了詳細筆記,并在1475年寫成《沙哈魯遣使中國記》。書中詳細記載了從中亞到北京的兩年多的經歷,沿途對中國城池,風俗地物,宗教信仰,皇城規模,朝堂氣象,使臣待遇,皇帝賜賞和皇帝親自賜宴招待數次和封賞。書中還記載了經歷19年,在1420年底紫禁城新的“奉天、華蓋、謹身”三大殿的建成時,極盡描繪宮殿建筑之宏偉壯美和雕梁畫棟等等,并“允許所有人進入新宮,“那座宮殿中有十萬人,他們來自契丹、中國、摩秦、喀爾馬克、土蕃、柯模里、哈剌和卓、女真和沿海各地。”并在宮中大宴群臣和各國使節。

 

2015年11月在北大外國語學院做藝術講學

“1421年2月13日,準備了馬匹,使臣們外出。前八天,皇帝離開他的后宮,住在城外的一座綠宮中,這座宮室沒有塑像和佛像,皇帝的習慣是,每年的這幾天中他不如渾或御嬪妃,也不接見人。他說他禮拜上帝,忙于做祈禱。”這里的綠宮和無偶像,食素和不近女色,尤其是禮拜上帝和祈禱,我們可否從一位波斯使團畫師記錄的字里行間窺見永樂皇帝虔誠的信仰什么?

再有,史料真實記載大明遣使西域經陸路達十次,鄭和經海路七下西洋,而波斯使團來華他們也有實錄記載。這其中的奧妙歷史原因應該歸史學家深入研究了。作為一位畫家說了這么多已經是越界了。哈哈!

現在,我們撇開鄭和的族群符號和身份,撇開朱明王朝各皇帝的宗教信仰和身世之謎,撇開鄭和七下西洋之公開明確和隱含的使命(不包括陸路十次外訪西域的使團),就其在與世界文明的交往史上的歷史貢獻,以及他早于西方哥倫布若干年(哥倫布的航海此后本質為西方用堅船利炮開始的野蠻擴張侵略,血腥掠奪和殖民別國,其航海目的實為惡),鄭和航海沒有在外一次殖民和駐軍及掠奪他國,是為廣交朋友,揚我中國國威,故而得萬方來朝。兩相比較其真正意義是和平交往。就連當年發動海灣戰爭的美國總統小布什也曾宣揚:“伊斯蘭詞面本義是和平,伊斯蘭教是和平的宗教”。中國的道家講天人合一。孔夫子更有“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所以鄭和忠實地履行大明王朝皇帝隆恩圣意國策執行者;是當之無愧的弘揚華夏文明和伊斯蘭文明和平使者,故我畫鄭和下西洋,自草圖、立意和完成落款為《和平使者——鄭和》就在于此。

 
 
2016年3月在北京語言大學藝術講座

鄭和七下西洋的目的眾說紛紜,我們歸納其目的大體上有四種:

1、政治目是尋找建文帝朱允炆的下落。

2、個人的目的美其名曰“迎回”(從斯里蘭卡寺廟佛塔里的)佛牙(釋迦摩尼舍利)。

3、軍事目的是炫耀大明天朝國威。

4、經濟目的是拓展海外貿易即“朝貢貿易”。

而我講了上面那么多,就是為了加上鄭和大人的第5個目的:“代帝朝覲”。

在當今語境下,為“一帶一路”解讀鄭和下西洋正合此圖初衷和深意,筆者此畫在十二年前創作,現再次解讀亦為古為今,當然也可能湊巧了什么機緣。是為定然Ailhmdulinlah知感。

當我用文字解讀了鄭和七下西洋的繪畫故事時,手機微信接到南京凈覺寺安建龍阿訇的文字,他說:色倆目(穆斯林之間的問候語)!雷老師,您畫的鄭和可有點武力傾向啊!我在前年訪問印度尼西亞,那里的土著人說,你們的鄭和在歷史上就是武力來征服我們國家的,并且還拿出您畫的鄭和像,他們說鄭和腰挎寶劍不是已經證明了這一點嗎?安阿訇無法說服和回答他們。我馬上回答安阿訇,那腰挎寶劍虎背熊腰的鄭和大人正面像,不是出自我手,那是別人畫的!!!

但是,我還要回答安阿訇,同時也要回答中外所有各界朋友,我當年從接到馬來西亞華人社團紀念鄭和七下西洋600年的消息和邀請,第一反應就是海外認可鄭和是傳播友誼的和平使者,為什么鄭和大人的祖國沒有紀念他(事后的2005年中國大陸才搞了個象征意義的紀念鄭和的活動,因為政出多門,沒有統一的行動,記得當時文化部專門開辟了一個網頁,我的《和平使者——鄭和》刊載其上)。所以我在構思和構圖時,從主畫面到六個局部小畫面首先強調了和平交往。從大畫的主題到六幅小畫的情節和各個副題,也都強調了“和平交往”的主題內容再現。鄭和腰部只配飾了兩塊象征和諧與平安的翡翠及美玉,根本就沒考慮佩劍。我查看了歷年部分表現鄭和的繪畫作品和雕塑造像,不是手握寶劍,就是手拿圣旨或望遠鏡。他們都沒有從一位率領千軍萬馬代表皇帝出使的大人物的角度去理解鄭和,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將在外之至高身份地位和胸懷。從這角度理解了鄭和的高點出發,整個大畫面沒有安排一點點刀槍的痕跡,小畫面除了鄭和的隨從護衛必帶的護身短兵器,基本上沒有攜帶武器,由此強調和氣的氛圍,屏棄不和諧之任何細節。

 

CCTV9《絲路,從歷史中走來》拍攝現場

安阿訇的信息也提醒了我,在原來畫面的基礎上,在鄭和大人的身邊再增加幾只可愛的海鷗和海鳥,以進一步加強人與環境,人和飛鳥和平相處的和諧氣氛。讓畫面更增加些許和平的氣息。當我在冥冥之中的準備完備之時接到北京語言大學羅林先生的電話,讓我帶上“張騫和鄭和大人”去北語見CCTV9孟芳編導,隨后我便隨“張騫和鄭和大人還有我所了解的相關故事及伊朗細密畫”進入了CCTV9攝制組的“世紀絲路系列專題片”的鏡頭。

 
 
至此《和平使者——鄭和》的文字解讀我確實頗費了心思眼力,在此奉獻給大家,感謝陪同我一起破費精神眼力和聽力的朋友們,不妥處還請諸君見諒并給予指教。謝謝!

2016年于京華鶴風堂

 

2017年5月伊斯坦布爾,在阿依登大學交流展上接受新華社采訪

 

在阿依登大學交流展開幕式現場(右為土耳其阿依登大學校長)

光輝歷程60周年——紀念中國伊斯蘭協會成立60周年
更多>>圖片新聞
36选7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