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选7基本走势图|36选7开奖结果
主頁 > 文化研究 > 研究動態 > 熱點研究 >

馬注《清真指南》中的儒學思想

【字體大小】 [] [] []2019-03-07 08:43 文章來源:中國穆斯林編輯部 作者:黑金福

馬注,是我國清初著名的穆斯林學者,代表作是《清真指南》,全書將伊斯蘭教倫理與儒家倫理、社會道德融為一爐,形成中國特色的伊斯蘭教倫理思想。

一、以言行相顧而立“信”的儒家信條

“信”,是儒家五常之一,意即人要對自己說過的話負責任,這是做人的根本,是興業之道、治世之道。馬注深諳儒家思想,又博通伊斯蘭教經典,這樣論述“信”:

前人云“古人形似獸,皆有大圣德。今人面若人,獸心不可測。”以不測之人,其言其處,若奏韶聾俗,莫知其音。礪刀之石,日見其損。故謨民貴于擇友。

又如:

學者口中談論的道理,要與自身上的行為稱個對值,則仰不愧于真主,次不愧于圣賢,外不愧于他人,內不愧于自己。若言行一有不稱,則平日所念的經書,眾中所說的言語,皆是一片虛詞,一圈故套,雖妻子亦教他不化,焉能教化他人!

他不僅強調了為人為“信”的基本信條,同時突出了擇友的重要性,這與孔子的“益者三友”不謀而合。

常人雖讀圣賢經書,言行不能相顧,理雖明而道日遠,欲到圣賢地位,何異畫餅充饑?

常人讀經書,皆能明曉其理,但在實際行為中又不能踐行經書中所云之理,所以說“言行不能相顧”而欲通達于道,只不過是敝鼓喪豚之舉。馬注認為,“言行相顧”之舉不僅是提升自我品位之徑,更重要的是能通達于道。

有“信”則處處皆通,無“信”則舉步維艱的門徑是馬注所謂的“言行相顧”,與孔子的“言忠信,行篤敬”同為一理。

二、以普善彰顯“仁愛”的儒家情懷

仁愛是儒家道德規范的最高原則,是孔子思想體系的理論核心。馬注不僅將愛人、恕人的仁愛思想融入自己的作品里,又將其與伊斯蘭教的慈愛信條結合在一起,用具體的措施羅列出來:

親近好人,遠離壞人,指引迷人,仿學圣人,尊敬上人,寬恕下人,憫恤愚人,愛憐孤人,疼顧親人,接緒遠人,探望病人,助殯死人,解釋冤人,取和仇人,周濟貧人,念想恩人,則品位自然超越。

他將仁愛的方式具體化,一一羅列,彰顯了伊斯蘭教的普世情懷。在此基礎上,并得以升華,如:

能慈骨肉者,謂之獨善;能慈同教者,謂之兼善;能慈外教者,謂之公善;能慈禽獸、昆蟲、草木者,謂之普善。

這種普善的思想是對儒家仁愛思想的豐富,通過對有生命之物的惻隱上升到對萬物的普世情懷。馬注的仁愛思想不僅是取儒家而釋伊,更是通過儒家思想來佐證伊斯蘭教的仁愛思想。

三、以淡泊富貴而顯“斥奢倡儉”的儒者作風

儒家所講的富貴,往往是與仁義緊密相連的,這也是儒學核心思想的集中體現。“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這其中的“道”便是遵循仁義,追求富貴不能違背道德。馬注就其而闡發了穆斯林的社會責任感,如:

貧而無贍則富者危,賤而無依則貴者危,愚而無知則智者危,卑而無學則尊者危,一家不化則家長危,一族不化則宗長危,一方不化則伊瑪目危,伊瑪目無學則一方危。

推己及人,愛別人,愛人民,把富貴和教化延及到人民,只富自己不富別人的富與達不是儒家和伊斯蘭教所倡導的,所以在這里馬注的回儒情懷又得以展現,他的濟世情懷再次與儒家相融合。

孔子到衛國后發現衛國人口稠密便慨嘆道“好稠密的人口!”為他駕車的學生冉有聽后便問道:“既庶矣,又何加焉?”(人口多了,又該怎么辦呢?)孔子說:“富之”(使人民富起來)。冉有又問道:“既富矣,又何加焉?”孔子說“教育他們”。 這是從儒家仁的思想中引申出來的。不論何時,道總是凌駕于富貴之上,這也是馬注所倡導的,如:

富莫富于知足,貴莫貴于知恥,飽莫飽于道德,暖莫暖于清廉,自在在于少財,受用在于無事。不知足者真貧,不知恥者真賤,無道德者真饑,無清廉者真寒,多財帛者真苦,多事務者真勞。

這與孔子的淡薄鄙夷不義之財的思想是一致的,貪婪者的眼里是沒有窮盡的,為了沒有窮盡的物質欲望而徒勞一生是極其可悲的。

馬注主張活出真我,不為富貴和貧賤所左右,他認為富貴和貧賤是招致人們附勢和凌辱的利器,只有活出真我,坦然面對自己所持有的精神訴求方為貴。如:

趨我者,彼陵貧賤非趨我也,趣富貴也。彼趣富貴,我何為喜?陵我者,非陵我也,陵貧賤也。我何為怒?

除此之外,馬注還主張“斥奢倡儉”的生活作風,又如:

人知富貴為樂,而不知貧賤中有真樂。人知貧賤為苦,而不知富貴中有真苦。真苦不在貧賤,真樂不在富貴。

這種“斥奢倡儉”的觀點與孔子對富貴的觀點同出一轍,孔子認為奢華雖然象征著富貴,但隱藏著禍害,不會長久;儉樸卻能長久穩固。

子曰:“奢則不孫,儉則固。與其不孫也,寧固。”《述而·第七》

四、以仁愛之舉而倡“孝敬”的儒家倫理

儒家認為,“孝”是一切德行的根本和教化的源泉。《孝經·開宗明義章第一》記載:子曰:“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孝為德之本的思想在儒家其他著作里也有所反映。

子曰:“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認為孝是仁的基礎。孟子則說“親親,仁也。”又說:“仁之實,事親是也。”將侍老奉親之孝作為仁的實質。

馬注的孝道觀同樣是建立在仁愛的基礎之上,不過他更多言及的是對子嗣的教育問題,因為伊斯蘭教規定,一人所為,死后會殃及到父母,故教育就變得格外重要,故此,他在《清真指南》卷五里說道:

供親之祿,不足稱孝;從親之令,不足稱順;惟敬惟諫,忠誠事主,方謂至寶。故養子不教, 不若無養;教而不正,不若無教。錦繡金玉未必能用;車馬仆從,未必能驅;棟宇田園,未必能守。惟經教施舍,關切匪輕,行違主命,干及父母。有一日之聲息,盡一日之親心。

我們將這條分開來看,第一句是說孝的具體方式:講求不僅要供給雙親之祿,而且還要聽從父母之命;不得違背父母之志;若有所諫,必須惟敬侍之。這里講的敬,和孔子的孝道觀是一致的,如:

子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于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

又如:

子曰:“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

第二句是說教育子女的重要性,目的在于讓子女遵從父輩之命,操守父輩之業,方可“生,能事之以禮;死,能葬之以禮,祭之以禮。”一言以蔽之,就是要讓子女繼承父之志,這就是孔子所謂的:

子曰:“父在,觀其志;父沒,觀其行;三年無改于父之道,可謂孝矣。”

人死如燈滅,一旦離世,這些都為他人所有,故不能為自己受益。而只有教育好子女,讓子女通過施舍,行仁愛之舉,自己方能得益。馬注說:

死后萬事俱休,惟三卷未閉:一,繼往開來;二,修橋建寺;三,孝子賢孫。

所以,教育子女懂得施舍,也是對仁愛思想的認可,這也印證了孟子“仁之實,事親是也”的仁孝觀。此外,他還有兩條是言及孝道思想的:

人生有三事當憂:一,為父母所憂;二,為身體所憂;三,為子孫所憂。

哀哀父母,生我勞瘁,衣食營謀,陷于不義,或存或沒,致罹罪愆。故有身當為叩拜,有舌當為祈求,有財當為施濟。昔日之憂憂子,今日之憂憂親,有一日之性命,盡一日之子職。

馬注在諳熟儒家經典后開始研習伊斯蘭教經訓,他在恪守和維護伊斯蘭教基本信仰的前提下,充分吸收了儒家文化的養分,為推動伊斯蘭教在中國的本土化做出了重要貢獻。

(作者系陜西師范大學博士生)

光輝歷程60周年——紀念中國伊斯蘭協會成立60周年
更多>>圖片新聞
36选7基本走势图